主页 > 女性生活 > 晨鸣纸业与外资巨头对簿公堂造纸业“达娃争端”或升级
晨鸣纸业与外资巨头对簿公堂造纸业“达娃争端”或升级

  至今,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  “合资公司”)副总经理徐新建仍然没办法回到工厂,只能栖身于公司后面的一幢办公楼办公。

  “2月10日,春节之前,公司的法人代表、高管去公司,晨鸣的人还是阻拦我们不让我们进工厂。当时我们打了110报警。”徐新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徐新建表示:“判决书只判决晨鸣侵权,但是对于我们要求赔偿侵权损失的请求没有支持,我们已经上诉到山东省高院,要求让晨鸣承担侵权造成的损失。”

  日前,备受关注的造纸业“达娃”合资争端,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起诉山东晨鸣纸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鸣纸业”)侵权案终于有了一审判决结果。本报记者拿到的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法院判决“晨鸣纸业撤出保安人员,停止侵权,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完毕,但驳回了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不过,3月3日,现任合资公司副总经理徐新建向记者表示,虽然拿到法院的判决书已有1个多月,他们仍然受到阻挠,无法进入厂区。

  徐新建告诉记者,由于对外方转让合资公司控股公司的股权不满,2009年7月9日,晨鸣派保安把工厂给封了,阻扰公司管理人员进入,相当于接管了合资公司。

  阿尔诺维根斯公司总部设在法国,是世界最大的技术用纸生产商之一。晨鸣纸业则是国内造纸行业的龙头企业,也是目前我国唯一同时发行上市A、B、H股的公司,并进入全球造纸行业50强。

  2005年10月,两家公司约定成立合资企业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根据合资协议,阿尔诺维根斯在香港成立一家称作阿尔诺维根斯HKK2的投资公司作为法方出资的母公司,与晨鸣纸业在合资公司中分别占股70%和30%,注册资金2亿元,特种纸项目分两期建设,全部建成后,预计可完成年销售收入12.8亿元,实现利税2.7亿元。

  这一被看好的  “握手”,没想到,在一年里,就发生堵门事件,直至合资双方对簿公堂。

  《每日经济新闻》获悉,晨鸣在向法院的答辩中表示,外方股东对合资公司的经营管理不善,造成合资公司累计亏损约1.4亿元。

  晨鸣方面还指出,在没有经过合资公司董事会讨论和决议,外方股东2008年10月16日单方将合资公司停产,停产后对合资公司更疏于管理,及近失控状态,甚至保安人员都监守自盗。

  据称,停产期间,外方股东违反双方达成了处置合资公司股权的协议,单方转让合资公司的股权,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利益。

  徐新建介绍,晨鸣纸业以亏损为由迫使外方接受由中方委派总经理,但按照合作协议,应该由外方委派董事长和总经理。

  后来外方作出了让步,晨鸣纸业委派了总经理。但是晨鸣纸业委派的总经理不顾公司实际情况,盲目生产,合资公司库存由3000吨增加到10000吨,占用了公司的流动资金,造成很大损失。在合资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按照合作合同约定,合资公司的贷款应该由股东双方按融资比例进行担保,但是晨鸣纸业却拒绝给合资公司承担担保。由于资金紧张,外方股东决定先暂缓支付晨鸣纸业1300万的电力款和蒸汽款,晨鸣纸业就以合资公司没有及时支付蒸汽款为由将合资公司告上法庭,并查封了银行账户。

  2009年2月,外方和晨鸣纸业在上海召开会议,晨鸣提出来要全面接管合资公司。外方也觉得无法继续合作,提出撤资出售股权。徐新建说,当时国内除了晨鸣之外,有三家公司对合资公司感兴趣,但是考虑到与晨鸣的关系,都知难而退。

  外方认为,晨鸣一步步逼合资公司停产,目的就是想挤走外方股东,低价收购合资公司。2009年7月,外方法国阿尔诺维根斯集团单方面宣布,把合资公司的控股公司香港HKK2的股权转让于法国另外一家基金公司,退出了合资公司。徐新建认为,合约上的优先购买权指的是合资公司,现在转让的是合资公司母公司的股权,并没有违反合约,无需得到晨鸣的同意。

  3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晨鸣纸业,希望就上述徐新建所表达观点进行求证,而相关人员表示,负责该案的人外出不在办公室,要求留下联系电话,但截至收稿,晨鸣纸业仍未与记者联系。

  2010年1月28日起,山东省商务厅对双方的纠纷进行了三次调解。徐新建表示:“协调中,晨鸣提出出售他们持有的30%股权,我们也很想买。但是晨鸣在合资公司只有30%的股权,股东权益3000多万,却要价1.6亿。”

  山东省商务厅最终的协调意见认为,鉴于双方对股权价格差距这么大,建议找世界顶级评估机构评估,以评估价作为交易基础。“但到现在为止,晨鸣还没有接受。”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